母鸡踢足球的作文怎么写,踢足球训练艰苦的作文

  

  牟唯烈:姐姐含泪打公鸡(童年事件六)   

  

  第一次和姐姐回娘家的承诺,几天后就兑现了。   

  

  曹火车站的铁路两边,都是反方向的土路。我姐姐在前面走,我紧跟在后面。   

  

  前几天在车站外的铁路道口,我隔着火车车窗跟我姐说了这条东行的路。今天,我又开始了。路口有车有马的人,包裹着我弟弟妹妹,瞬间失去了方向感。得益于道口的高路基,我们可以从凹凸不平的山脊上分辨出老娘庄的方向。   

  

  东边的土路坑坑洼洼,不好走,车在跳,人脚底有痛,只好带着痛走。我姐哭着说脚疼,我知道是真的,我也没有不要脸的意思。五岁的时候,她陪我走了七八里路。即使她的脚不疼,她也应该累得走不动了,更别说脚疼了。蹲下身子,妹妹爬到我背上,像冬眠的动物一样醒来,歪着脖子,不停地问问题。   

  

     

  

  走进前面的毕家庄,路过后面的毕家庄,姐姐的体重让我觉得新奇。虽然她又小又瘦,但是背在背上就感觉不到了。当她走两三英里时,她的背变得越来越重。前面传来一阵突突声,看起来像是水泵在抽水。我渴了,背着姐姐的背,趴在喷涌的井水上就是一顿狂饮。我妹妹够不到洗手池,我把她抱起来,在后面抓着她的裤腰,怕掉进洗手池。我喝了满满一肚子冷水,又冲了一次头,汗都没了。回去的路上,我哄着嫂子。我累的时候,你走两百步,我背你走五百步。我妹妹不想。她只走了五十步。我会背着她走五百步。如果她不能,她就滚。我最怕她打滚。她要是滚,我就要挨打,因为我没看好她,把衣服弄脏了。父亲从来不谈原因,只要衣服脏了,我就要挨打。虽然天高皇帝远在回娘家的路上,但挨打的场面就像杯盘蛇影;别想了,连提都让人毛骨悚然。   

  

  赖的小姨子没有遵守诺言。她刚走了几五十步,背上就一言不发,弄得我直冒汗,直到她回到我奶奶住的刘毛庄。   

  

  刘毛庄是当地的一个村庄,有1000多户人家,东西长,南北短。老娘家在村西北。院子坐北朝南,前面是丁字路,长长的村街,短短的胡同。门西侧有一棵碗口粗的斜枣树,繁绿中的枣子半紫半蓝。推门,里面有门栓,这样我就有地方爬树了。双手扶住树,左右脚抱抱,爬到下一堵墙顶。你在门口等着,我来开门。   

  

  文字消失得无影无踪。跳到院子里,拿起一个枣,咀嚼着,打开门。   

  

     

  

  多么大的一所老妇人的房子啊!枣树和杨树长在院墙周围。北屋有老母亲和小哥哥,厨房在东边。屋外西侧,靠墙有两个大桶,里面腌制着各种口味的咸菜。咸菜缸的对面,有几棵桃树,树后的花园比老太太家大好几倍。菜地里的蔬菜很嫩,绿篱上挂满了小扁豆苗。在院子的西北角,有一口古井。井口上是铸铁提水架,井边倒着一个装水的鸳鸯坛子。一条小砖渠通向菜园,然后菜园里有几条沟渠。每条沟都有一个木制水闸。围墙上的小扁豆苗,东院墙下的地床上,堆着高高的、捆扎整齐的玉米高粱秆。后面有嗡嗡的声音,从西南角的猪圈里传来。听声音,不只是猪。   

  

  据我爷爷说,土改前,我爷爷家也是村里的富裕家庭。有几百亩良田,成套车马,烟田油坊就更不用说了。不   

  

  雇一个男的不仅要发工资,还要管吃喝。烤烟卖得好,支出就在心算之内;如果不是,支出就要翻几倍。为什么老爷要雇一个人?盼腊月,媳妇和媳妇都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出远门。你家主人讨厌见媳妇的面,只能雇个男的。否则过年后,烤烟卖不出好价钱。你妈妈是谁?鸡毛掸子熏的八仙桌噼里啪啦,还有两根出血的筷子。我给你们俩点吃的,还是少穿点?冬天闲着养猪也不是这几天的事。今天,他的兄弟们将离开。谁不怕被撕,谁就站在自己家门前。你的主人在找乐子,你还得靠你自己的凶婆娘来惩罚你的两个媳妇。   

  

  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好司机,幸好是被逼走的。济南政府的生意很不好。原计划不是往返。十天可以买到烤烟,但可以短期出售。据说在去那里的路上有一个强盗。除了两车烤烟,没有发现硬通货。土匪见没抢到硬通货,干脆逼着你师傅和二叔把运烟车开进了几十里外的山寨。过了几天,我看到挤不出油了,又要管饭吃,只好开村放人放车。老爷看到车上少了一大半烤烟。他没有生气,而是藏起了笑容,但却藏不住眉头的舒展。路过树林被拦下,他哥钻进车底,摸了摸夹板里的大洋口袋。像和尚念经,大洋还在,大洋还在。   

  

     

  

  我姐的声音,听着我妈的嘟囔,双脚弹到家门口,一只在门里,一只在门外。是我弟弟妹妹,既高兴又生气。你的同类(当地方言,“同类”)是指文中的主人公。),门是插着的,你怎么进去的?老娘,我哥爬树翻墙进来的。   

  

  饭后锅空了,老太太舀水放箅子上,在蒸好的玉米上蒸馏。   

  

  外婆家的菜比外公家的好吃。虽然是玉米面,但是我爷爷家黑黑的,我老母亲蒸的玉米面是玉米粉掺豆粉,闻起来很香。   

吃著甜。锅台上一溜咸菜碗,豆瓣酱、萝卜条、疙瘩咸菜、香椿芽。吃过饭的俺刚出屋门,姥娘摇着纺车,叮嘱家妹管着俺,不要去西边的井台玩要。

  

听话的俺没去井台,院墙下的鸡窝棚,已成俺俩的乐园。姥娘饲养的几只大母鸡 ,有趴窝产蛋的,有四处闲逛的。麦收后的小鸡羔,刚养到大人的拳头般,却还离不开孵化它们的鸡妈妈,围着鸡妈妈嘻戏打闹。鸡窝旁竖着个小铲子,鸡食盆在窝的前面,家妹蹲在食盆少远处,俺拿起鸡窝旁的小铲子,时不时调戏前来吃食的小鸡。

  

有只小公鸡,性子特别烈,不仅不惧俺对它的挑逗,反而抖动起羽翼未丰的翅膀,向俺发起一次又一次反攻。妹笑俺也笑,调戏得更欢,不曾想使劲过猛,铲子把小公鸡的头扫歪。小公鸡扑腾着翅膀,歪歪斜斜地站起,又歪歪斜斜地慢慢倒下。那双死不瞑目的眼,把俺这个恶人,凝固进它的瞳孔。

  

家妹哭了,捧起小公鸡,俺去告诉姥娘。

  

  

作者简介:牟维列,一九五六年生人,居济南槐荫区。为圆初心,拾笔耕耘,文稿散见于报刊和网络平台。现已退休。

  

编辑:李勋修《青烟威文学创作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