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足球为主题的漫画,关于校园足球团队漫画图片大全集

  

  在安菲尔德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萨拉赫向前奉承,将守门员斯坦科维奇释放的球推入网中,3-0!仅仅36分钟,利物浦就在主场把对手撕得粉碎。   

  

  萨拉赫攻入全场第三球   

  

  这是一个大卫挑战巨人的游戏。当比分卡变成3-0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萨尔茨堡的RB大卫打不过豪门,又是一边倒的屠杀。然而,萨尔茨堡的球员们并没有放弃。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萨尔茨堡在安菲尔德掀起了一场反击风暴,风暴中心的两人是来自亚洲的球员。这场比赛之后,他们的名字为球迷们所熟知。他们是韩国国脚黄喜灿和日本中场南野拓实。   

  

  南野拓实   

  

  在赛后的得分榜上,黄喜灿和南野拓实并列全队得分最高,均得到8.2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位亚洲球员并不是在萨尔茨堡的第一个赛季。黄喜灿早在三年前就代表萨尔茨堡RB征战欧盟,大他一岁的南野拓实是萨尔茨堡RB的老将。早在20岁的时候,南野拓实就去奥利领略了欧洲足球的魅力,如今他已经有了近5年的海外经历。南野拓实的个人经历也可以说是日本球员留学的一个缩影。   

  

  

日本青训的佼佼者,低调谦逊的求学者

  

  

  翻看南野拓实的履历,我们不难发现,这位1995年出生的边锋在中国的起点很高:南野拓实,1995年出生于日本大阪全佐野。他从小受到足球的熏陶,12岁入选大阪樱花U15梯队,在众多青训球员中独占鳌头。2010年,南野拓实代表日本U16参加亚洲青年锦标赛,获得球队最佳射手。2011年,南野武在第19届J联赛青年锦标赛中打入13球,获得最佳射手。他是日本获得2011年世青赛资格的主要功臣。2012年,未满18岁的南野拓实代表大阪樱花队与大宫松鼠队比赛,并首次亮相职业联赛。在留在国外之前,南野拓实已经为大阪樱花队踢了62场比赛,是大阪樱花队的主力球员。   

  

  大阪樱花期的南野拓实   

  

  未满20岁就坐稳J联赛豪门主力,这样的起步对于任何一名日本球员来说都是极高的起点,然而南野拓实在选择留洋以后,目光竟然放在了五大联赛以外的奥地利,这确实令人惊讶.作为一个20岁之前就已经被国内媒体热捧的超新星,能保持谦虚低调已经非常难得了,更别说“弯腰”去奥地利这样非主流的联赛踢球了。在谈到这个决定时,Takuya Namo在接受采访时只是简单地表示,在奥地利踢球很开心。现阶段,提升自己获得比赛时间才是最重要的。如此低调,可以说是日本玩家走向世界的重要推力。   

  

  事实上,南野拓实不是唯一的一个。几乎所有选择留在国外的日本选手都会踏踏实实的迈出第一步。曾经效力于大阪樱花的南野拓实大师兄乾贵士,在留学的第一站也选择了非主流联赛。当时他以50万欧元的价格加盟了德乙的波鸿。在乙级联赛磨砺了一年之后,乾贵士开始了他自己的五大联赛。现在是西甲埃瓦尔德的绝对主力,多次面对皇马和巴萨。   

  

  2016-17赛季,乾贵士在上轮西甲联赛对阵巴萨的比赛中打进精彩的凌空抽射   

  

  南野拓实的同行,1992年出生的“鹿王”柴崎岳,在2016年世俱杯决赛中梅开二度击败皇马,获得大赛铜球奖。比赛结束后,柴崎岳受到了媒体的热烈欢迎。然而,在他的名气之下,柴崎岳保住了他的心。2017年,“鹿王”选择登陆西乙球队特内里费,替补上场。在加盟的前两个月,柴崎岳坐在板凳上,但在获得机会后,柴崎岳很快就用自己的表现赢得了球迷的心。他在晋级附加赛半决赛第二轮为球队打进了决定性的一球,帮助球队成功晋级决赛。在这个成功的赛季之后,柴崎岳来到了西甲。他在西甲中期加盟赫塔菲,穿上了10号球衣,这是球队的象征。   

  

     

  

     

  

  像南野拓实和柴崎岳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而日本球员在留学时对梦想的态度不卑不亢也是很少见的,这也是他们成功的一大原因。到2018年,日本球员留学人数已经超过300人,能立足一线队的球员多达50人。在去年的世界杯上,日本能够推出一个除守门员之外基于主流联赛的首发阵容。从这个角度来看,日本可以与欧洲强人竞争,甚至差点推翻比利时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方面,在我们国家,目前除了全村都希望的武磊,没有球员能在里面打球。   

欧洲立足。从张稀哲到张呈栋,再到张玉宁,这些球员去的球会一家比一家名气大,然而到最终除了捞个名气却一无所成。或许日本留洋的态度才是我们最迫切需要学习的。

  

“翼的梦想是足球,而我的梦想是漫画”

事实上,日本足球日前的繁荣兴起并没有太长时间,他们在享受鲜花和赞誉之前有着远比我们目前更为黑暗的足球历史。说起来,日本国家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还是与我们同场竞技,当时日本0-5惨负中国,从那以后,足球在日本国内就开始了漫长的沉寂期。直到70年代,日本对于足球的热情才有所复苏,不过1980年的那场失利却再一次冰封了日本民众的足球热情。

  

当时在香港举行的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场,日本作客挑战中国队,在90分钟的比赛之后,日本0-1负于国足,宣告进军世界杯无望。这一次的失利之后,日本民众对于足球的热情到达冰点,这段时间也被日本国内称为“足球的冬之时代”。

  

然而在这场失利的几个月后,一位的漫画家的出现扭转了这一切,他就是高桥阳一。

  

高桥阳一与他笔下的大空翼

  

高桥阳一,1960年出生于日本东京都葛饰区,是目前日本最为著名的漫画家之一。1978年,喜爱运动的他在家中电视上收看了那一年的世界杯,谁曾想这一看竟似着了魔一般,阿根廷人在足球场上的表演令他难以自拔,从那以后,他便爱上了足球。这样的热爱促使他在此后的数年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日本足球的重要决定,那就是创作《队长小翼》,中文的译名是我们熟悉的足球小将。

  

作为一名漫画家,高桥阳一时常游历在外,对于足球颇为迷恋的他在周游欧洲时注意到了当地与祖国的一些不同。当时足球这项运动在日本国内并没有太高的人气,但是在欧洲,这项运动却是绝大多数人的心头好,每逢比赛日,家家户户几乎都“全家出动”地奔赴体育场,为当地球队加油呐喊,走在街上,到处都可以看见身穿球衣手举横幅彩带的球迷兴致勃勃地在讨论什么,这样的画面成为了高桥阳一心中的向往,“要是日本也能如此,该有多好啊!”

  

日本人对足球文化氛围的艳羡远超对竞技成绩的看重。成名多年以后,高桥阳一最为高兴地不是日本足球在世界杯上所取得的成绩,而是在日本国内所形成的文化氛围,那种对于足球最为纯粹的追求也许是日本能够在浮华世界静下心来踏实前行的重要原因。

  

回国之后的高桥阳一开始了自己的漫画创作,在潜心耕耘3年之后,一部名为《Captain Tsubasa(《足球小将》)》的漫画在周刊少年JUMP连载,这是高桥阳一第一部作品,也是实现他漫画家梦想的开山之作。更令他感到意外地是,这部漫画掀起了国内的足球热潮。人们发现,在足球小将漫画发表之后,商店的足球用品被销售一空,球场上踢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一时之间,足球成为了大众议论的焦点,这项运动也在不久成为了日本小学的主课。

  

足球小将在整个日本乃至世界都有巨大影响力

  

在举国上下的足球热潮中,大量退役球员涌入到日本校园执教,而专业的足球训练也吸引了更多小孩的加入,在这样良性循环的促进下,截止到1988年足球小将连载结束的那天,日本小学注册的足球运动员已经从11万飙涨到24万,足球人口的疯狂增长为日本足球日后兴起打下了坚实的根基,也给刚刚在足协上任的川渊三郎―日后被誉为日本足球教父的男人,足够的空间来施展自己的才华。在他的大力推动下,大量球员涌入校园,日本足球蒸蒸日上。

  

  

“要看见光明的话,总该要经历些黑暗的”

1993年10月,日本去往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参加世界杯预选赛最后一轮的角逐,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是伊拉克。在历经12年的努力之后,日本民众对于这一次冲击世界杯可以说满怀期待,当时的日本相较于冬之时代的努力不足,在足球事业的投入上已经有了大步的提升,举国上下对于足球的热情也到达了顶峰,因此日本队此战可谓是肩负着巨大的使命。

  

在比赛开始以后,比赛的形势一直站在日本队这边,直到伤停补时的最后阶段,他们仍然2-1领先着对手,对于日本球员来说,只要挺过这短短的补时,他们就能将世界杯的门票揣进自己的口袋。然而梦想很美满,但现实却总是残酷的。在伊拉克人的久攻之下,日本队的防线在补时的最后12秒被撕开了一条裂缝,伊拉克人凭借一次下底传中打进了扳平球。这粒进球也意味着,日本人满怀期许的世界杯再一次破碎,他们倒地痛惜,捶足顿胸,那一刻仿似世界来到了末日。

  

伊拉克在比赛最后逼平了日本

  

或许在伊拉克进球的那一刻是日本足球自复兴后经历的最为失望的瞬间,但却绝对不是绝望,在本场比赛赛后,失望的日本国内球迷没有抱怨他们的战士,他们自发赶往机场迎接回国的国脚们,在他们拉起的横幅中赫然写道:“昂首挺胸地回国吧!”。

  

是的,哪怕从世界杯预选赛出局了,日本球迷也仍然力挺球队,因为他们看见的不仅仅只是失利的结果,更多的是表现所带来的希望,日本相信只要继续坚持,世界杯的梦想总会有实现的那一天。至于那一天何时到来更是取决于自己付出的多少,于是在从世界杯上出局的那天,日本人没有来得及感伤又匆匆上路,这一次他们要冲击的是5年以后的1998年世界杯。

  

与此同时,曾一手掀起国内足球热潮的高桥阳一在目睹了国家队的出局之后再一次执起了画笔,这一次他和大空翼要冲击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足球高手们,于是在1994年,以日本国青为主角的足球小将世青篇正式开始连载。大空翼在漫画世界中的披荆斩棘给了日本民众以希望和力量,日本足球仍然没有放弃。

  

从无缘世界杯以后,足球小将世青篇正式开始连载

  

光有精神支柱并不足够,现实中的日本也在急速前进。1993年,川渊三郎规划已久的J联赛终于正式打响,这表示日本足球正式开始了职业化探索,而在日本国内举足轻重的高中校园联赛则成为了J联赛人才的输送源,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从校园联赛走出来,活跃于J联赛和国家队的舞台,日本的足球人才选拔之路彻底铺顺,日本足球摁下了快进按钮。

  

在预选赛出局的5年之后,1998年世界杯日本真的做到了,那是日本第一次站上世界杯的舞台,而替所有日本人圆梦的正是17年前手捧足球小将的孩子们。那批最初的读者和大空翼一起站在了世界杯的舞台。尽管首次进军世界杯的日本在那届杯赛上战绩惨烈(三场全败倒数第二),但是中山雅史的进球却拉开了日本足球复兴的帷幕,对于日本足球来说,那是一次圆梦之旅,更是一次起航之路,直至今日,日本足球已经走在了亚洲的前列,而曾经领先他们几个身位的我们却是再也难望其项背。或许中国足球也到了属于我们应当好好思考的“冬之时代”。